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十一章绣花鞋

第十一章绣花鞋


  重温这本小说,上面主线的剧情也无非就是一个。
  在一个荒僻边远的地方,有一个无人区,每一个到那里的人,回来时都会染上各种各样,五花八门的嗜好。
  而且这种嗜好,通常都跟变态、恶心扯上关系。
  什么把人的眼球当果冻吃,喜欢吃动物的粪便,躺在腐烂的尸体边睡觉等等……
  总之,什么类型的都有。
  或者,这个不该叫作嗜好,更像是……某一种疾病。
  去那里的人,无论回不回来,都会被感染。
  而小说里描写的主线剧情,就与这场游戏极为相似。
  精神病院的七个病人,除去孔孟祥,呈现出的病状都跟小说里差不了多少。
  当某一种嗜好发展到极端时,它跟患了病也没太大区别。
  并且,更为严重的是,这种病还没有办法医治。
  在小说里,被感染的人到最后差不多都死了,关居原记得只有主角几个活了下来。
  由于这本书是分上下两部,而手机的只有上部,主角是通过什么办法活下来的,关居原已经忘记了。
  当然,如果小说的情节对应游戏的话,那通关这场游戏的关键,也应该是那个感染地带。
  小说是无人区,那游戏就是那个山村。
  毕竟地图上已经标出了死这个字,关居原很难不把这个联想到一起。
  看完这小说的上部后,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三点。
  关掉手机,关居原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眼皮,躺在床上闭目思考。
  身份模式果然跟普通的模式不太一样,游戏没有隐晦地就告诉了玩家,这场游戏应该怎么去玩。
  它大体的流程、进度,都已经用小说明确说明了。
  与以往的游戏不同,游戏并没有掩饰什么,玩家也不需要去费尽脑子破解,线索就摆在这,想要活下去,就必须按照游戏的本意去做。
  当然,游戏也不会因为有明确的线索,而变得没有危险。
  相比较之前不知道怎么死,什么时候死,这场游戏已经提前告诉玩家,你会怎么死,你应该怎么做。
  小说里的无人区自然是很危险的,诡异的生物,复杂的地形,即使没有被感染,死在里面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  但没有办法,想要活命,就要冒着死亡的风险,第二次进入无人区去寻找解除感染的方法。
  如果小说不是游戏用来迷惑玩家的东西,相对应的,关居原想要活命、通关,就也要去地图上那个类似无人区的山村。
  其实说实在的,关居原并没有因为发现这部小说,而疑惑减少。
  相反,疑问在看完小说后,变得越来越多了。
  小说里的感染,是在进入无人区后才发生的,只有进入的人才会受到感染。
  但游戏里似乎不是这样,关居原并没有进入那个山村,胎记图案也是今天才出现的。
  关居原现在很困惑,跟小说里进行对比,他被感染的方式好像有些不对。
  又或者,自己在没进入游戏之前,这具身体的主人就已经被感染了?
  但如果是这样,可他并没有任何发病的症状,一天下来,他的身体也没什么不适,非常健康。
  真是奇怪……
  关居原在闭眼思索的同时,困意逐渐涌来,大脑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。
  算了,先睡吧,这些事明天再想。
  这么想着,关居原进入了梦乡。
  …………
  …………
  “砰!”
  一声莫名的巨大声响传来,顿时把睡着的关居原惊醒。
 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,一脸惊恐地看向门口。
  “什么声音?”
  借着月光,关居原看到,
  原本掩着的房门,在此刻,竟然……开了!
  冷汗瞬间自关居原的额头渗出。
  是风吗?
  不对!不是风!
  因为他蓦然看到,明亮的月光下,门外的边缘,露出了……一双鞋头!
  有人在外面!
  恐惧中,他想也没想,立刻起身打开旁边灯的开关。
  灯的光亮传出,顿时把整个房间填满。
  这也让关居原悬着的心,稍微放下。
  灯火通明,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。
  而门外的那双鞋头,此刻也消失不见。
  一切的一切,都仿佛是他之前的错觉。
  ——如果不是门还开着的话。
  我不可能看错!
  关居原咽了口唾沫,重新把灯关上,再次看去……
  门外边缘的鞋头,消失了。
  什么都没有。
  好像一切真的是他的错觉。
  但关居原此刻的脸色却比刚才还要难看。
  因为,那双鞋……进来了!
  就停在进门几步的位置。
  这次关居原也能清楚地看到,那双鞋的全部样子。
  那是一双小巧的绣花鞋。
  但只有鞋,没有人。
  鞋会自己动吗……
  关居原的心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,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。
  他再次把旁边的灯打开。
  光明袭来,绣花鞋消失。
  但是这能让人安心的光亮,却让关居原整个人都要崩溃。
  为什么?
  为什么开灯就看不到了?
  为什么我的死亡内裤没有起到作用?
  我明明正面对着它,按理说十米内应该起到预警作用啊!
  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吗?
  关居原急促地呼吸着,再次关灯。
  而那双绣花鞋……又近了!
  这次停的位置,快要接近他的床边。
  怎么办?
  怎么办!
  关居原放在开关上的手,也因为恐惧变得颤抖起来。
  哆嗦着,他重新开灯。
  绣花鞋消失。
  但关居原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关灯了,按照这个距离,他不知道把灯关了会出现什么,后果仅是想想都让他毛骨悚然。
  这双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  他面色惨白,直直的盯着地面。
  我只要一直开着灯,它就不会再出现了吧?
  关居原松开放在开关上的手。
  得马上想办法离开这里!
  他的目光转向窗户,判断着从那里能不能够逃离。
  但随着他的手离开开关,没过几秒……
  “啪”的一声,开关像是被人快速地拍了一下。
  黑暗再次降临。
  有‘人’在我的床上!!
  这个念头一升起,关居原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  他颤抖着,吃力地回头。
  顿时,一股强烈的尿意自他身下传来。
  一张死气沉沉的女人脸,面对面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  月光很亮,她的脸也很白。
  象征着死亡色彩的……惨白!
  “你能……帮我穿上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