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十四章结束

第十四章结束


  这场游戏其实不难。
  毕竟获胜的奖励也才七点恐惧之源。
  难的是在于思维的转变。
  任务要求是:在九百九十个鬼物里面,找到四个活人。
  在所有玩家看来,所谓的活人就是指他们十个,只要找出四个跟自己身份一样的,就可以获得游戏胜利。
  但游戏的狡猾之处也在这里,它为了让玩家相信,淘汰的人就不属于活人这一想法,还特地弄出个计数器来迷惑玩家。
  因为计数器的存在,玩家们能清楚的看到有谁死了,还剩几人这一信息,联想到任务要求,就更会相信这个观点。
  事实上,如果有玩家能弄明白计数器上面,数字消失的含义是什么,就一定会产生怀疑。
  死亡跟淘汰还是有区别的,一个是在游戏里死亡,一个是任务失败离开。
  它们本身意思不相同,淘汰不意味着死亡。
  当然,它们也有共同点。
  无论死亡还是淘汰,都意味这个玩家任务失败,已经离开,跟这场游戏无关了。
  所以计数器上的数字消失,并不只是指这个玩家死了,因为有的玩家是因为暗示被游戏淘汰的。
  但由于这场游戏玩家分散,而且鬼物数量庞大,导致玩家掌握的信息很匮乏。
  只有某些运气好的,能看到玩家因暗示被淘汰的场面,得到这一信息。
  比如楚羽,耿天琪,南念柔,关居原这四个。
  只可惜,他们中只有耿天琪跟关居原两个,是找到疑点,并推测出答案的。
  其他运气不好的,连玩家消失的含义都没搞懂,又怎么可能得到正确答案。
  信息匮乏的他们只会认为,所有在计数器上消失的玩家都已经死了,不是活人。
  关居原就是根据这个疑点,顺着往下思考。
  游戏不会无缘无故弄出个计数器来迷惑玩家。
  它既然这么做了,肯定是有它的目的。
  迷惑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掩盖。
  所谓的活人,不管是死亡,还是淘汰……都是可以指认的。
  在游戏开始后,他们就是岛上仅有的十个活人,这点是不能改变的。
  打个比方,A在B还活着的时候选择指认了他,后面B死了,或者被淘汰了,这时候该怎么判定?
  总不能说A的答案不对吧,毕竟他说的是正确答案。
  所以关居原通过这个矛盾点,明白了十名玩家无论是生是死,都是可以指认的。
  在知晓这个条件后,游戏获胜的关键点也就自然浮出水面了。
  这场游戏需要玩家做的,不是从一群鬼物中辨别谁是玩家,谁是活人。
  鬼物的相貌也只是幌子,用来迷惑玩家的。
  真正需要玩家做的是,在九百九十个号码中,找到那些消失的号码。
  因为各种原因离开游戏的……玩家号码。
  玩家消失的越多,号码就越容易被找到。
  玩家前期只需要保证自己活着,同时记住那些有鬼物出现的区域,这就可以了。
  因为游戏进展中一定是会死人的,那些小游戏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  没有人敢保证,在进入这些有小游戏存在的区域时,一定能安然无恙。
  这些小游戏看起来只是拖延玩家时间,但是它们的存在,对于这场游戏而言,非常的重要。
  第一,在有些小游戏中获胜,玩家能知晓鬼不能被鬼杀死这一信息。
  第二,玩家都够得知,它们不能离开,这一块属于它们的区域。
  通过以上两点,继续往下思考,就能得出一个结论。
  真正鬼物的数量是不会改变的,它们身上的数字也会一直存在。
  唯一会变的,是玩家。
  因为玩家无论死亡也好,淘汰也好,他们身上的数字都会随着一同消失。
  而且鬼不能离开自己的区域的原因,就是游戏为了方便玩家去记。
  毕竟加上自己,可是一千个鬼物。不仅要记住它们的号码,还要找一千个形容词来对应,对于身为普通人的玩家来说,这太难了。
  当然,天资聪慧,过目不忘的人也有,但是那种人太少,一百个人里都不一定能有一个,更别说参加游戏的十个了。
  游戏是公平的,它很少会为玩家制造超纲的难题。
  这场游戏看起来是找人,其实是找数字。
  缺失的数字。
  ————
  晨曦初照,曙光来临。
  不知不觉间,天亮了。
  那个‘鬼’扶着早就走不动路的关居原,回到河边。
  关居原现在除了庆幸,好像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他的心情。
  那个“鬼”的体力异常惊人,它像是一只怪物,即使是连续长达几小时,不停歇的移动,它都没有一丁点的倦意,精力无比旺盛。
  在这过程中,关居原也不断给它灌输着心灵鸡汤,以此慢慢消除它的恐惧。
  ‘鬼’的体力虽说是惊人,但智商却好像不高,一路下来,关居原能够感觉得到,它越来越信任自己。
  因为他说的话都是对的,那些鬼物看见它,的确是没把它怎么样。
  所以它现在很开心,好像把关居原真的当成了朋友一般,看到他走不动,想都没想,立马搀扶着他走。
  其实,它原本是想抱着关居原移动的,但关居原觉得太羞耻,况且他觉得时间还够,就只是让它扶着就行了。
  “嗯……差不多所有的数字都在这里了,会是哪一个呢。”
  关居原看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,思索着。
  他从一开始数,寻找着那些缺失的数字。
  因为他没见到所有的鬼,可能遗漏了一两个,所以在一番努力后,他找出空缺的数字竟然有九个。
  当然,他曾经指认过的三个号码都被他排除了,也包括他自己的。
  十个去掉四个……
  也就是说,眼前的九个号码中,有三个是错误答案。
  不过关居原早就想好了该选哪一个,之前耿天琪死的时候,说出的第一个字是七。
  而这九个里,以七开头的只有一个。
  所以,他马上对着空气,喊出了这个号码。
  “我要指认741号,他是活人。”
  这次白袍人没有问他确不确定,也没有让他自己查看计数器,而是直接出现在关居原的面前。
  他依然是那种冰冷的语调,只是对于现在的关居原来说,这种语调,简直比世上任何的声音都要美妙。
  “指认……成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