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二十三章真相——时间分割

第二十三章真相——时间分割


  之前,他一直在小囡跟楚雪之间徘徊,迟迟不敢确定是哪一个。
  小囡被他的父亲挖掉眼珠杀死,楚雪因为她导致三人死亡而选择自杀。
  这两个鬼都有她们害怕的理由,无法从这里面判断。
  江晚晴曾经说过,这场游戏是来自一个鬼物的恐惧世界,他当时就有点怀疑,现在想来,更是确定自己当时的猜测。
  鬼是没有恐惧的,绝对没有。
  如果有,也仅仅只是畏惧。
  恐惧和畏惧看起来意思相近,但其实是有区别的。
  人死都死了,就算变成鬼,也不可能害怕自己再死一遍。
  害怕死亡的,只有人。
  仔细想想,小囡跟楚雪的死亡方式。
  一个被杀,一个自杀。
  恐惧某一个事物的心理,是长期养成的。
  这就好比一个人走在马路上,突然被一辆车撞死,你说他死前的念头,是害怕,还是怨恨。
  显然,他只会怨恨开车的人,为什么好端端的就把自己撞死,而不会对那个人产生恐惧。
  更别说小囡还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杀死,怨恨只会比恐惧更加强烈。
  关居原还记得一点,异空间里楚雪掉出来的那张纸条,足以证明她在生前就对某一个人产生过长期的恐惧。
  所谓因鬼恐惧产生的游戏,倒不如说是它在生前遗留的恐惧。
  江晚晴有一点说的很对,找到这个源头,就是游戏通关的关键。
  关居原认同这个观点,就在刚刚,他有了一个重大发现。
  能力——就是这四只鬼的不同之处。
  男人的妻子:能够在镜子里任意穿梭,同时还能附身。
  男人:不是很清楚,初步判定力气非常大。
  小囡:拥有制造幻境的能力。
  楚雪:能够让时间倒流。
  而这些能力,就是公寓里那些莫名怪事产生的原因。
  这么一想,关居原也明白了为什么有一个支线任务。
 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所有的鬼,所以,这个任务,就是游戏强迫玩家去知晓鬼的能力。
  正因如此,关居原才会知道小囡的能力是制造幻境,这是很有必要的。
  假设他跟江晚晴不熟,同时没有支线任务,恐怕他根本见不到小囡,更别谈她的能力是什么,这会给找出恐惧源头带来非常大的困难。
  所以,江晚晴说的没错,找到源头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半。
  时间倒流——就是那些疑问的答案。
  这么一想,日记上那些事全都说的通了。
  虽说他记忆不好,但通过两天的时间,日记上的内容也能记得差不多,于是他把日记跟自己的经历做出对比。
  第一天,日记里刘天死,他这里林建死。
  第一天晚上,日记里的玩家大面积死亡,而他这边要打个问号,因为他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只能确定金铭亮死亡。并且,他跟江晚晴一样,参加了支线任务。
  第二天,刘天死而复生,同样,林建也死而复生,外加一个金铭亮,另外,他第一次见到楚雪,第二次遭遇到时间逆转。
  第三天,除了写日记的,其他人都变得死气沉沉,而且看不到他。他这边也一样,除了江晚晴,其他人也都看不到他。
  第四天,日记里的玩家数量在逐渐增多,同时,写日记人的遇到楚雪。他这里未知,因为他一直呆在房间里,没有出去。
  第五天,写日记的人跟他一样,进入到镜子里的空间,但当天晚上未到十二点死亡。关居原则是在上午八点三十左右,见到死亡的自己。
  这么乍眼一看,可能看不出什么。但是在知道关键人物是楚雪之后,一切都明了了。
  关居原试着反过来,从第五天开始,倒着往前看。
  首先是写日记的人,他是在第一天夜里就死了,所以他才能见到楚雪,成功进入到异空间,其他玩家都看不见他。
  至于那些玩家死气沉沉的样子,是通过他身为一个死人的视角看到的,说明这些玩家无一例外,都会在后面的几天里惨死。
  越来越多的人复活就是最好的证明,这对应着,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逐渐死去,直到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天,那一晚上的大面积死亡。
  不过有趣的是,他又想到另外一种可能,这种可能更能证实他的推测。
  楚雪的时间倒流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时间倒流,这里面更重要的是时间分割。
  所谓的时间分割,就是把一天内发生的故事进行切割,分成一段又一段,有些后面段落里的故事可能先进行,所以,会造成关居原眼里的时间混乱。
  当然,分割段落的顺序再怎么变幻,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。
  那就是玩家的死亡时间。
  或者说,是在分割段落里的死亡时间。
  就好比林建,他处在形式上第一天的时间分割段落里,所以,无论这些段落的顺序怎么变,他都会死在属于他的那个段落里,除非他自己能察觉,做出正确的举动,否则他必死无疑。
  再比如关居原在十楼的那一次,他经历的事情也是颠倒的,分成两个时间段,但是这件事里没有玩家死亡,所以关居原跟江晚晴谁也没察觉出什么。
  当然,如果在这个时间段落里,有玩家应该死亡被发现,那他们恐怕早就发现这其中的奥妙了。
 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关居原去找其他人,但没人给他开门的原因,因为被敲门的人不跟他处在同一个时间段里。
  总的来说,就是天数逆流,白天的时间错乱,不是在正常进行。
  这是关居原的大体推测,因为关于时间,空间这类问题通常都很玄妙,理解起来非常困难,再加上他对这方面懂的也不是很多,所以也不知道推断的对不对。
  另外还有一点,是白袍人对玩家撒了谎的,就是关于居住十天的问题,目前关居原也只是有个猜想,还不是很确定,他打算出去在询问白袍人。
  说起来关居原还是占了相当大的运气成分,先不说有老玩家江晚晴的提示,就说他的死亡时间,都是所有玩家最幸运的一个。
  在这场游戏里,死亡时间越靠前,留给玩家生存的时间就越多,判断思考的时间也就越多。
  这不难理解,因为时间是倒着走的,他的死亡时间是理论上的第一天,其实却是游戏里的第五天,所有他拥有的时间在玩家里最多。
  只是可惜了江晚晴,她应该比自己要提前猜出这一切,只不过她的死亡时间来的太快,太巧,刚好死在属于她的那个时间段落里。
  是时候该结束了……
  关居原眼神复杂的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。
  八点二十五。
  也就是说,他的死亡时间即将来临。
  会是谁来杀他呢?
  他有些好奇的想着。
  八点二十六。
 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。
  沉重,迟缓。
  是他啊……
  关居原笑了笑,缓慢地走到客厅,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悠然的回到卧室。
  敲门声愈来愈急,门外的鬼物在疯狂击打着门框,眼看就要击破而入。
  关居原深深的看了那个方向一眼,然后举起刀毅然割断了咽喉。
  所谓时间分割的故事,都是已经设定好的,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这个在进行。
  这就像是一个神,设定好一个又一个的规则,所有的规则都在按照它的一直在走。
  关居原会在什么时候死,死在谁的手里,都已注定。
  而唯一的生路,就是违背神的意志,打破他原本的死亡轨迹。
  他选择自杀,就是偏离了这个已经设定好的剧本。
  或者说,这是一部电影。
  他ng了。
  电影出现了漏洞,也就意味着,它失败了。
  而他……成功了。
  意识恍惚之际,他最后看到那个男人破门而入,一脸愤怒的样子。
  “晚了……来不及了。”
  不知为何,他脱口而出,说出了这句熟悉的话,心里顿时一凛。
  是不是……还有什么……是我遗忘的事?
  他的视线逐渐变的模糊不堪。
  突然,他好像看到,在那个男人的身后,缓缓飘起一个短头发的女人,一脸笑意的看着他。
  那是……楚雪?
  关居原恍然大悟,瞬间唯一的疑惑也被解开。
  原来那个死掉的自己……
  是她。
  可她为什么要帮我呢……
  算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……
  黑暗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来临,他终于失去了最后的意识。
  他还没经历过死亡,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,他的灵魂仿佛脱体而出,在黑暗的空间里自由穿梭。
  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,才把他从黑暗中拉回来。
  “喂,张伟?醒醒!”
  一抹光亮传来,他费力的睁开眼睛,发现江晚晴正站在他眼前。
  “我……还活着吗。”
  他虚弱的问。
  “你还活着!”
  江晚晴说着,伸出纤细的手,一脸笑意的看他:“我拉你起来。”
  夕阳的余晖洒下,印照着江晚晴洁白无瑕的脸颊,还有那张灿烂的笑脸。
  关居原也跟着笑了,一瞬间那些疲惫之类的负面情绪,仿佛全在此刻消失殆尽。
  他伸手,握住她的手。
  终于,结束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