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二十一章唯一的幸存者

第二十一章唯一的幸存者


  嘟~嘟~嘟。
  关居原还没反应过来,电话已经显示挂断。
  怎么回事?大腿在……求救?
 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是什么样的险境能让她求救?
  可她在哪又没说,这上哪去找……
  猛然,关居原想到什么,拿起手机急匆匆的出门了。
  她在十楼,或者是一楼!
  只有这两个地方她会去!
  关居原首先到了十楼,疯狂的按下门铃。
  没人回应。
  该死!
  关居原不在试,立马掉头来到电梯,按下通往一楼的按钮。
  电梯缓缓打开,出乎他意料的是,里面竟然还有两个人,低头站在两侧。
  关居原此刻心情焦躁,哪还顾得上看他们的表情,大步一迈,进入电梯。
  “我见过你们。”
  电梯里没人说话,气氛显得格外压抑,关居原只好没话找话。
  不过,两人谁也没理他,只顾盯着自己脚下,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怎样。
  关居原自讨没趣,悻悻的闭嘴。
  不对……他们……
  关居原突然觉得不对劲,再次偷偷看了他们一眼。
  死气沉沉,面无表情的低头,看不见自己……
  这不就是日记里描述的其他玩家吗?
  关居原心头掠过一阵寒意。
  写日记的是鬼,其他人才看不到。可自己现在是人啊,为什么会看不到?
  难不成……
  不好的预感顿时笼罩全身。
  一楼到了,电梯门缓缓打开,里面只剩下了关居原自己。
  另外两个人早在六楼就离开了。
  先不考虑自己的问题了,救人要紧!
  关居原抛开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,快速离开电梯。
  他首先去的是林建的房间。
  可惜,跟十楼的郑翔一样,没人回应。他只好又到金铭亮的门前,试着推了下门。
  好在,金铭亮房间的门仅仅只是闭着,没有锁,他顺利的进入到里面。
  “有人吗?”
  他站在门边,朝里边喊。
  “张……伟。”
  蓦然,卫生间传来江晚晴虚弱无比的声音。
  她在那!关居原连忙走过去。
  卫生间门是开着的,他一眼就看到——
  什么都没有?
  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  我明明听到声音了。
  关居原纳闷的检查着四周,终于在马桶旁边的地板上找到了江晚晴的手机。
  这部手机外观跟普通手机没什么区别,关居原清楚的记得,江晚晴一直都是在使用这部手机,刚才的声音好像就是从手机上传出的。
  “张……伟……卡……”
  屏幕微亮,从里面传来江晚晴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  这是录音?
  关居原一怔,立马滑动手机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MP3格式的文件。
  “张……伟……卡。”、
  他把文件完整的播放一遍,依旧是这三个字在来回重复。
  卡?
  关居原费解,手机卡?
  他试着把手机后的外壳打开,里面有三张指甲般大小的卡。
  由于参加游戏的缘故,江晚晴这部手机不是智能手机,抛去手机卡,内存卡这两个,剩下的一个关居原不知道是什么卡。
  不过它的样子,跟江晚晴第一次拿出的万能解密卡有些相似,关居原觉得,这个应该能插在电脑的主机上,说不定里面有什么信息。
  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,江晚晴要么是死了,要么就是被卷入幻境。
  被卷入幻境的可能性非常小,她身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小东西,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陷入幻境。
  希望你没死吧……
  关居原现在说不上是什么心情,总之挺复杂的,他也不能做点什么,只能暗自祈祷。
  “得赶紧去检查那张卡。”
  关居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,江晚晴既然留下那句话,无论死没死,他都不能在这里继续犹豫。
  想着,他把卡收起来,打算离开这里。
  只是,当他回过头的一瞬间,却突然一下愣住了,
  金铭亮不知什么时候,出现在他的身后,两只空洞无神的眼睛直视着他。
  冷汗瞬间沿着他的额头流下。
  ————
  “没想到你也失败了。”
  白袍人皱着眉头,看着突然出现的江晚晴开口。
  “收起你那该死的表情。”
  江晚晴显然不是很开心,神情冰冷的走到他身边,质问他:
  “你为什么对我们撒谎?”
  白袍人怔住,随即沉默不语。
  “这场游戏根本就不公平!”江晚晴愤然开口:“我不管,这次消耗的物品你来报销。”
  “你说的不对,不公平的前提是,你没参加这场游戏。”白袍人解释。
  “可我这不是也死了。”江晚晴冷哼,有些抱怨般开口:
  “早知道就不听你的,要不是你,我这会还在家里悠闲的躺着呢。你说说,我这图个什么,白白扣了这么多恐惧之源……”
  “停。”白袍人受不了她的喋喋不休,无奈的道:“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嘛。”
  “这种事你以后找曲浪,别找我。”江晚晴冷着脸,“这要是被别人知道,我在二难度的游戏都死了,不是要笑死我?”
  “这不是普通的二难度游戏。”白袍人解释一句,随即安慰她:“你放心,我不说,没人知道,别板着个脸了。”
  江晚晴哼了一声,转头看向那座公寓:
  “你一直都在这里?”
  “啊,当然。”
  “你还是头一次这么认真呢。”
  “谢谢夸奖。”白袍人装作没听见她嘲讽般的语调。
  “对了,你能告诉我,公寓里还剩下几个玩家吗?”江晚晴这时想起关居原,随即问他。
  “一个。”
  “几个?”江晚晴以为自己听错了,再次问他。
  “一个,说起来你就差那么一点,就能找到生路,真是可惜。”
  白袍人实话实说,同时也在叹气:“这次又完了,上边肯定会对我不满意的,你说……”
  江晚晴无视他后面的话,刚缓和的神情又变的冰冷无比。
  一个……
  也就是说,整座公寓,
  只剩下了关居原一个人!
  ————
  关居原跟金铭亮四目相对,心里忐忑不安。
  他不清楚金铭亮是个什么,也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在这里会做出什么举动。
  我该怎么解释才好呢……
  我是出来上厕所的?
  可上厕所怎么上到别人家了?
  要不然就说饿了,产生幻觉……
  话说我两天都没吃东西了呢。
  就在他心里疯狂思考对策的时候,突然,金铭亮动了。
  笔直的朝他走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