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五章诡异的画

第五章诡异的画


  一道冷风过,关居原心里打了个冷颤,不知道为什么,被画上的两人盯着,让他感到没由来的恐慌。
  “我去关下窗户。”他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电脑,那两个人的表情太真实了,真实到像两个真人,让他十分不舒服。
  江晚晴嗯了一声,继续看着那副画,默不作声。
  “你说他为什么要画这么奇怪的人,难道他们就是这次的鬼?”
  关上窗户后,寒意顿时消失,关居原回到电脑前,皱着眉头问。
  “你发现了没?”一直没出声的江晚晴突然开口。
  “发现什么?”关居原愣了一下,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。
  “他们的样子。”江晚晴看了他一眼:“我问你,你觉得这幅画的水平怎么样?”
  “水平啊……除了人的两个脑袋外,其他都很一般,身子我感觉就是瞎画的。”关居原凑上前,仔细观察着那副画。
  就如同他说的,这幅画的男人女人脸部画的栩栩如生,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,但他们的身体却略显随意,简单的几笔涂鸦就勾勒出来,跟他们的脸部一比,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  “这幅画是两个人完成的。”看着出神的关居原,江晚晴说出她的想法。
  “两个人?”
  “没错,而且我有种猜想,他们的脸是被迫画上的。”
  “被迫……”关居原像是想到什么,拿起鼠标,退出那个文件,然后右键选择了删除。
  “删不掉的。”江晚晴在旁边幽幽地开口,“我刚刚试过了。”
  “这样么……”关居原放下鼠标,猜到了她话里的含义:
  “你的意思是,第一个作画的人并没有画完,因为某些原因,他被迫让别人完成了这幅画,而他还不能删除修改?”
  江晚晴点头:“这种可能性相当大。”她想了想,接着开口:
  “其实你仔细看就会发现,画上人物脖颈与身体间的连线很别扭,虽然最后连起来,组成两个人,但我觉得,他们的身体根本就不属于他们。”
  关居原认同她的观点:“确实,他们的身体跟头很违和,那你觉得哪一部分是玩家画的?”
  江晚晴露出赞赏的目光:“看来你也想到了。”
  “这不难猜吧……”即使被夸赞,关居原也没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,他虽然不是那种聪明绝顶之人,但也不至于是个傻子。
  这幅画显然是一人一鬼共同完成的,道理也很简单。以那位玩家心高气昂,没把其他玩家放在眼里的态度,怎么可能让别人插手他的画,所以两人都是玩家的几率极低。
  现在有两个难题摆在他们面前,一是他到底看到了什么,为什么没有跟其他玩家分享,而是兴起作画的念头。二就是他的死亡跟这幅画有没有关系。
  因为上一场游戏中玩家全军覆灭,没有一人能活下来,那名玩家同样如此,区别只是时间问题罢了,而且他不是第一晚死亡,这是通过日记确认过的,他不能平白无故作画,玩家里哪有这么闲的人,所以找出他的死亡原因尤为重要。
  “你这屋里线索好多啊,我那里什么都没有。”江晚晴感叹着,继续点开了电脑磁盘,想要看看还没有别的线索。
  关居原则在旁边用手机拍下这幅画,以便之后给其他玩家分享。
 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,由于电脑不能联网下载东西,磁盘里的文件虽然多,但里面大部分都是空的,江晚晴费了好大工夫,才找到了新的线索。
  一个子文件夹上标题写着‘随记’两个字。
  “又是日记!他果然继续写下去了!”
  两人精神一振,关居原迫不及待开口:“快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!”
  “嗯。”江晚晴马上打开文佳,一段又一段的字顿时映入眼帘。
  跟之前的日记一样,这电脑上写的东西也没有标明日期,都是用段落分开的。
  【又是一个糟糕的夜晚,这次比昨天还要过分,我仿佛听到它们在客厅里疯狂的摔打物品,昨天那些死去的玩家都是被他们杀死的么……既然这样,我就更不能出去,反正昨天晚上我没出去,也没发生什么,还是继续睡觉好了。】
  【哈,今天一个人都没死呢,还真是不错,我可不希望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,那样就算活着通关也没劲。】
  【那是……刘天?奇怪,我明明记得昨天他是一个死亡的,还是在夜晚来临前死的,怎么会又出现了?难道……是我记错了?】
  【他们的样子都好奇怪,为什么一直低着头,难道是对这场游戏绝望了?呵呵,一群废物,那就只能靠我找到关键线索,带你们离开了!】
  【该死!这是什么鬼东西,滚开啊!为什么一直站在床边看我!……对了,我不是反锁了?它怎么进来的?】
  【呼,天终于亮了,好险啊,好在昨晚上它只是在吓唬我,我差点以为我都要死了!】
  【虽然今天没有人出事,可大家的情绪怎么都这么低落,死气沉沉地,连句话都不跟我说。】
  【我又看到刘天了,他的目光好奇怪,怎么一直看我?不过大家对他的存在都不感到惊讶,那就是我记错了,他还没有死……既然不是鬼我就放心了,这么盯着我看,也许是我长得帅也说不定呢。】
  日记到这里隔了很长一段空格,江晚晴翻了一页才找到下面的内容。
  【第四天了,我依然好好的,不止是我,其他人也都没事,奇怪,难道是鬼物停止杀人了?】
  【今天楚雪告诉我,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女人,看着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,我突然有些想笑,这算什么,还有鬼站在床边看我睡觉呢,我都不慌!……算了算了,陪她去看看镜子里所谓的女人吧。】
  【怎么会这样!怎么会这样!怎么会这样!】
  【镜子里的女人居然……回到卧室,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……不知为何,我突然有一种想把那张脸画下来的想法……】
  【这才刚十二点呢,那个该死的鬼东西又在撞我的门,我这才刚画完身子……不行,我得找个东西把门】
  日记最后一句话没有写完,结束的十分突兀,关居原与江晚晴面面相觑。
  显然,他在开门的时候——
  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