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武士 > 恐惧感染 > 第一章残局游戏

第一章残局游戏


  “啊?大哥,不是说七天参加一次么,我这才回来呢,怎么这么快?”关居原一脸茫然。
  白袍人没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问:“你穿没穿衣服?”
  关居原低头看了看,回答他:“穿了,怎么了?”
  “那就来吧。”白袍人扔下这句话后,接着挂掉了电话。
  搞什么啊?
  关居原还没明白状况,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,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站一座公寓门口。。
  周围零零散散的站着七八个人,都是一副迷茫的神情,正左顾右盼。
  除了他们之外,白袍人拿着手机,不停给别人打着电话。
  关居原环顾四周,发现除了这些人外,一个人都看不到,小区里的树木全都光秃秃的,略带寒冷的秋风吹过,地上的枯黄的树叶满地都是,尽显荒凉之意。
  这个场景的天气是晚秋么。
  关居原打了个寒颤,因为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,被风一吹,全身都在发冷。
  随着他来到这里,紧接着,几道白光闪过,又有几人出现在他身边,均是一脸困惑和不解。
  “嗨,哥们,你也是游戏期限还没到就被拉过来的吧。”刚来到这里的一个男人小声的询问关居原。
  “嗯,是啊,我昨天才刚刚从异空间回来。”关居原点点头,“你也是吗?”
  男人摇头:“我不是,我是三天前才参加过的,按理说,应该还有四天的时间才对。”
  “我们参加的是残局游戏。”就在这时,他们身边传来一道甜美的声音。
  两人看去,说话的是一个梳着齐刘海的女孩,双手抱在胸口,白哲的脸上带着一丝凝重。
  “残局游戏?”关居原一脸好奇,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到这个词汇,不由开口问她:“那是什么?”
  “顾名思义,残局游戏,就是指在某一场游戏里的进展过程中全员死亡,在没有结束游戏的前提下,游戏会安排实力在难度次级的玩家进入,结束之前玩家没有完成的游戏。”女孩吐字清晰,不急不慢的给他们解释。
  “居然还可以这样?”男人一脸惊叹,“我一直以为玩家全部死亡那场游戏就会结束呢!那我们只需要完成半场游戏不就行了吗,这次游戏好像很简单啊。”
  “不是的。”关居原在旁边皱着眉头:“恰恰相反,这次的游戏对于我们来说,会异常的危险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男人没想明白,一脸疑问。
  女孩代替他回答了关居原的话:“他说的没错,虽说是残局游戏,看起来只需要完成一半就可以,但你别忘了,这种游戏的难度要高于我们平均游戏难度,就比如高中都做不了的题,你让初中去做,这显然不太现实。所以说他们老玩家全军覆灭的局,你认为我们这些新人活下来的机率会有多大?”
  “这样啊,是我想的太简单了。”男人也不算多笨,刚才只是没往那方面想,女孩这么一提醒,也马上反应过来。
  关居原对女孩的身份感到好奇:“你是老玩家吗?懂得这么多。”
  “不是,我跟你们一样,也是新人,残局游戏的存在我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女孩说着,看向还在打电话的白袍人,喃喃道:“玩家居然还没有到齐,上场游戏到底死了多少人。”
  关居原被她的话提醒了,看向四周,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,旁边玩家的人数已经到达了二十余人,看这趋势,似乎还远远没有停止。
  想起女孩刚才说的话,他心里也打了个冷颤。
  原本的游戏,真的死了这么多人吗……
  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无比,那这场游戏该会有多难!
  “安静一下,都到齐了吧。”在这时,白袍人的声音在众人间响起。
  所有人向他看去,他正缓慢的收起手机,看起来电话通知已经结束了。
  “我知道你们可能有些不爽,心里会有很多疑问,不要急,我会告诉你们来这里的原因,请你们认真听,不要插话,我只说一遍。”
  “首先,我很抱歉在游戏期限还没有到来把你们叫到这里,可能有的玩家已经知道原因了,我这话是对那些不清楚状况人说的。”
  “你们接下来将要参加的游戏名为残局游戏,难度会比你们之前参加的游戏要高一级,不过同样,胜利获得的奖励也会翻倍。”
  “所谓的残局游戏,就是接替在这场游戏失败的玩家,结束这场游戏,我劝你们最好有一个心理准备,残局游戏之所以能出现,就是因为参与这场游戏的所有玩家——都死了。”
  众人鸦雀无声,认真的听他讲着,每个人的脸上的表情各种各样,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  “当然,我也不会让你们全都去送死,这场游戏失败,不会真正的死亡,但是要扣除十点恐惧之源,胜利则会获得二十点。我希望你们能明白,危险跟机遇并存,你们几场游戏加起来,也不过才是十点,现在你们只需要完成这一场,就可以获得几场额奖励,这种危险我觉得你们应该愿意承受。”
  “下面我将告诉你们,关于这场游戏需要注意的事项。”白袍人可能是说这么多话有些累了,稍微停顿会,然后才继续开口。
  “你们要做的是需要在眼前这栋公寓呆上十天,游戏过程中你们会接到一些任务,注意,这些游戏要求一定要完成,如果不按照提示去做,这场游戏直接判负。”
  “当然,除去这些任务要求,你们不需要做别的事情,活着呆到十天结束就好。你们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房间,等会我会把门牌磁卡给你们,食物跟水都不需要担心,每个房间的储量足够你们撑上十天。”
  “另外,游戏过程中,这栋公寓会完全封闭,你们不能出去,只能在公寓里活动。好了,我的话说完了,你们还有什么问题。”
  白袍人终于结束了,不得不说,这还是关居原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话,他前面几场游戏加起来都不如今天的一半多,可见白袍人对这场残局游戏的重视。
  “如果游戏失败恐惧之源不够扣怎么办?”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口。
  “死。”白袍人冷默的回答,接着发光的脸转向众人:“还有谁有问题?”
  “之前参加这场游戏的玩家,他们最多撑到几天?”这时,关居原旁边的女孩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  听到她的问题,白袍人沉默了几秒钟,像是在犹豫,不过最终还是回答了。
  “五天。”